您的位置 首页 车企

哪吒汽车有何来头?三地政府出资过半,进入多省公务用车采购名录

车展上的哪吒汽车展台 名不见经传的合众汽车突然宣布IPO计划,高调闯进了新造车势力舞台的聚光灯下。

哪吒汽车有何来头?三地政府出资过半,进入多省公务用车采购名录

车展上的哪吒汽车展台

名不见经传的合众汽车突然宣布IPO计划,高调闯进了新造车势力舞台的聚光灯下。

近期,哪吒汽车对外发布一则简短消息——C轮融资30亿元、计划2021年IPO。业内诧异:这个出道不久、借《哪吒之魔童降世》热度火过一阵的新势力品牌,为何突然之间就有了紧追小鹏、蔚来、理想,直入新势力第一梯队的势头?哪吒汽车正是曾和“房地产造车”深度捆绑的新造车势力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众汽车”)旗下品牌。

哪吒确实很突兀,但合众汽车却不是边缘车企。成立于2014年的合众汽车,创始人方运舟既是在奇瑞深耕十六年的老人,又是中科院院士欧阳明高门下的博士后。在合众汽车的创建与发展中,奇瑞系与清华系的人才、技术、资本扮演着重要角色。

和蔚来汽车、理想汽车日日挂在新闻头条不同,有深厚地方政府背景的合众汽车不为一般公众所知,一度还被卷入“房地产造车泡沫”,这家浙江公司显得格外神秘。

哪吒汽车卖给了谁?它的背景如何?为何选择此时上市?9月中旬,《财经》记者采访了哪吒汽车所属的合众新能源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员工、车主,以及多位行业观察人士,试图揭开哪吒汽车的面纱。

toB还是toC,哪吒汽车究竟卖给了谁?

合众汽车旗下新能源汽车品牌哪吒汽车2018年底才开始运营,但整个2019年,合众汽车销量突破1万辆,截至2020年上半年,合众汽车总交付量超过1.6万辆,同比增长13%,位居蔚来汽车、理想汽车和威马汽车之后的第四名。

让人疑惑的是,尽管合众汽车有不错的销量数字,但哪吒汽车品牌在路上并不多见,社交网络、汽车论坛对这款车的讨论也不算热烈,迄今为止交付的一万多辆车究竟去了哪里?

对此,张勇向《财经》记者回应,“哪吒N01大概90%是toC,哪吒U大概B端与C端各占一半。”一位不愿具名的合众汽车内部人士却向《财经》记者表示,去年交付的1万多辆车(均为哪吒N01),最多只有一半卖给个人。

事实上,早在2018年3月,张勇对媒体介绍过哪吒N01的销售策略,“主要面向对公市场,同时兼顾对私用户。”张勇认为,前期稳定的对公业务量将对公司起到推动作用,长期还是以市场需求为驱动,以产品竞争力让终端消费者接受。

在合众汽车面向市场后,共享出行和网约车等B端市场也确实消化掉了合众汽车的不少销量,比如今年在江西宜春、四川成都等城市集中投放了超2000辆汽车。

2020年1月7日,合众汽车与小灵狗出行在宜春首批投放1000辆新能源租赁汽车,市民可用每日7元的价格租车试驾。8月12日,合众汽车宣布,将向成都滴哥出行·365约车提供至少1000台哪吒N01用于网约车服务。

同时,合众汽车已在浙江嘉兴、江西宜春、广西南宁三个城市建厂或承诺建厂,当地政府和企业都对“本地生产的汽车”表现出了极大的支持力度,从公务用车采购、到企事业单位团购,都掏出了真金白银。

2020年8月25日,正值哪吒汽车品牌体验中心在南宁正式开业,合众汽车与南方电网广西电动车公司、广西绿盾云公司、广西达海科技公司签署一揽子合作协议和车辆采购协议,尽管没有透露具体数量,但负责人透露都在100辆以上。

此外,400台哪吒U成为南宁警方的巡逻用车,另外南宁吴圩机场也有100台哪吒U用于机场VIP接送车——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合众汽车通过团购形式在南宁向政府、企业卖出了至少800辆汽车。

同月,在距离南宁2000公里之外的浙江嘉兴,合众汽车也获得了地方的大力支持。8月12日,它与嘉兴日报报业传媒集团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当地都市报南湖晚报将在活动策划执行、新闻专题系列、企业团购推广、新闻采访用车等方面予以支持。

合众汽车营销公司副总裁李岷雪直言,本次合作就是为了“在嘉兴树立起合众新能源车的影响力,更好地提升合众新能源汽车在嘉兴电动汽车市场的占有率。”

此前,嘉兴市下属的桐乡市曾多次采购哪吒汽车作为公务用车。2018年8月3日,桐乡市政府接收了哪吒的首款车型N01作为公务用车;2020年4月2日,再次采购第二款车型哪吒U,交车仪式上,市长、常务副市长、发改局、公安局等政府领导悉数出席。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哪吒汽车已经入围山西、山东、江西多省的公务用车采购名单,优惠率为4%,即政府采购最高价是厂家指导价的96%。国产、新能源汽车是当下公务用车采购的首选,并且多个省份提出,到2020年除特殊工作要求外,全省党政机关全部配备新能源汽车。

哪吒汽车在B端市场的表现可圈可点,从北汽新能源转投合众汽车的张勇,复制了北汽新能源的营销策略。但对于车企而言,过度依赖B端市场,并不是长久之计。

北汽新能源连续七年位居中国纯电市场第一名,2019年销量为15.06万辆,其中网约车、出租车市场贡献巨大。但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出行市场需求腰斩,今年1月-7月的累计销量仅为16709辆,甚至不及去年12月的单月销量,累计同比下滑高达78.49%。对此,痛定思痛的北汽新能源表示,的确存在大客户采购比例极大的情况,下半年将着力提升在私人市场的吸引力。

在B端市场下滑的大环境后,哪吒汽车也存有销量焦虑。“去年11月,员工的指标是每人卖5辆,三个月完成,卖不到要罚钱;今年2月,眼看着5辆也不够冲刺销量,就加到每个人15辆。”一位内部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有的时候,我直接和供应商说我们有指标,别人给面子就买了,他们也觉得小伙子打工不容易,或者说想和我们公司交个朋友,以后好打交道。”

真正选择购买哪吒汽车的私人消费者,几乎只图便宜。来自河南商丘的王女士今年购入了哪吒N01作为自己的第一辆车,她选择的是430公里续航的版本,4S店加送交强险和6次保养,到手5.9万元。“我是开车新手,买个便宜的车坏了不心疼。”她告诉《财经》记者。

前述内部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哪吒N01在三四线城市和县城比较畅销,车主对价格很敏感,品牌忠诚度较低。张勇也对《财经》记者坦陈,哪吒N01的车主主要在三四五线城市,主打小镇青年。

王女士对此表示认同,她认为6万元买哪吒N01非常超值,但如果要花十几万去买新款的哪吒U,她会仔细考虑,因为那个区间可选的车型太多,不一定会首选哪吒。

不过合众汽车也正在针对消费者真实需求,打造自身的核心竞争力,除三电技术外,合众汽车将着眼点放在智能安全上。

张勇告诉《财经》记者,合众汽车已经成立了智能技术研究院,现有200人团队,还在急剧扩张中,已经开发并应用了透明A柱、生命体征检测等功能。“或许在某些功能上,哪吒U可能不如特斯拉,但整体来看哪吒汽车没有短板,而智能安全是长板,就像手机界oppo、小米一样,有长处、无短板。”

合众汽车争做汽车界的小米,理想是丰满的,现实却充满了未知。

地方政府产业基金占60%以上,背靠“清华系”

背靠浙江桐乡、江西宜春、广西南宁三个地方政府产业基金,哪吒汽车可谓新势力中根正苗红的正规军。

张勇向《财经》记者透露:“目前资方主要来自地方产业基金,占比超过60%,团队占比超20%;剩下不足20%的部分为清华系和社会资本,包括两个上市公司和一些自然人。”

何谓“清华系”?要从其创始人方运舟说起,方运舟毕业于汽车专业非常有名的合肥工业大学(业内称其为肥大系),1998年加入彼时还隶属上汽集团的奇瑞汽车,凭借自己的才能,方运舟很快成为奇瑞新能源项目4人小组之一,并一直主管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工作,曾任奇瑞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的副总经理。

2014年,也是公认的新造车势力元年,方运舟辞去奇瑞新能源的职务,创立了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同年,方运舟进入清华大学读博士后,师从国内新能源领域的泰斗级专家欧阳明高,成为清华系的一分子,而清华系也在合众汽车发展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

方运舟奇瑞系、清华系的双重背景在合众汽车的创始资本中体现的淋漓尽致。2014年合众汽车成立之时共有五个股东,其中北京亿华通(5%)、浙江清华长三角研究院(5%)为清华系资本;上海哲奥(10%)和鸿利智汇(5%)是方云舟在从奇瑞离职后联合奇瑞老将彭庆丰、钱得柱、林伟义等人成立的公司,有着鲜明的奇瑞系色彩;而最大股东桐乡合众新能源汽车产业投资合伙企业(75%)则是代表地方政府。

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新能源领域式微的奇瑞,其实是国内最早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的传统车企,堪称国内新能源汽车产业的黄埔军校,现如今活跃在新能源领域的技术高管,不少人都有着奇瑞背景。而在2017年新造车势力如日中天时,业内有句传言,“奇瑞老班底三分之二去了合众,三分之一去了云度。”

2017年12月,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个人认缴出资3.3亿元收购合众汽车近53.4%股份,并成为合众汽车新任董事长,由王文学100%实控的“拉萨知行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合众汽车最大股东;原创始人方运舟与初始创业团队成为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方运舟成为合众汽车的副董事长,负责合众汽车的日常运营与发展。

紧接着合众汽车又获得知合出行科技有限公司相关主体12.5亿元的注资,并完成控股股东变更,而知合出行的实控人仍为王文学。

除了合众汽车外,知合出行还参股了包括驭势科技、巴哥出行、马上用车、精进电动在内的涵盖共享出行、智能网联、清洁能源及核心零部件几大领域的诸多企业。其一系列操作背后,正是房地产巨头华夏幸福的新能源出行帝国梦。

2018年是共享出行一地鸡毛的陨落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成了业内对知行系溃败后盖棺定论的评价,华夏幸福也黯然从合众汽车中抽身。2018年11月29日,合众汽车正式易主,其法人代表由王文学,变更为合众汽车创始人方运舟。

合众汽车又回到了最初模样,不过华夏幸福来了又去,还是为合众汽车带来不小的人事动荡。据一位合众汽车的前员工向《财经》记者透露,合众汽车人员流动性较大,同时公司内部奇瑞、北汽、一汽、吉利等派系内斗也比较严重。

对于合众汽车而言,华夏幸福已是过去式,把车造好才是不变的主旋律,这一次,支撑合众汽车负重前行的新资本来自地方政府。

2019年4月,上海车展期间,合众汽车宣布已经完成B轮融资30亿元,本轮融资由政府产业基金领投,战略投资资本跟投,其累积融资已超70亿元人民币。而就在两个月前(2020年7月),合众汽车又宣布正在进行规模为30亿元的C轮融资,合计融资100亿元。

张勇向《财经》记者介绍,本次C轮融资,主要来自财务投资人,且都是新股东。股比多元化能拥有更多的融资渠道,同时新的财务投资人还能带来深度绑定的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共同成长。

抢滩科创板有多大胜算

合众汽车的定位已十分明晰:做智能纯电汽车的普及者,即只做20万元以下的纯电动汽车。“品牌为什么一定要向上,我就定位在这里不可以吗?”张勇对《财经》记者说。

目前合众汽车在售两款车型,其中哪吒N01定位A0级SUV,补贴后售价5.98万-6.98万元;今年刚上市的哪吒U定位A+级SUV,续航更长、智能化程度更高,具备L2+级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其售价也提高到13.98万-19.98万元。

今年9月底的北京车展期间,哪吒汽车带来了第三款量产车型哪吒V,定位介于哪吒N01和哪吒U之间,以及一款cross风格的B级纯电轿跑概念车Eureka 03。未来五年之内,合众汽车的在售车型基本仅此4款。今年受疫情影响,哪吒汽车将原定3万辆的交付目标,降到了2万。

尽管合众汽车将售价控制在20万元以内,其主打宣传点依旧是象征高端化的智能科技。不过《财经》记者在走访广州珠江新城哪吒汽车体验店时,销售人员表示,哪吒U只有价位较高的中高配车型才配备了L2+级自动辅助驾驶功能。

该销售人员坦承:“目前认识哪吒汽车的消费者比较少,名气不如隔壁体验店的蔚来汽车以及本土的小鹏汽车,整个广州也仅有3家体验店,第四家还在建设中。”

“一家名声不显的公司突然逆袭,与威马汽车抢滩科创板新造车势力第一股。”今年7月,合众汽车又一次站到了风口浪尖,与此前沦为房产造车背景墙的配角定位不同,这一次合众汽车将作为主角。

继量产交付后,上市已成为新造车势力新的分水岭。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向《财经》记者表示:“造车新势力搞的就是资本游戏,上市的节奏也关系着造车新势力战局的胜败,谁先上市谁先活。”

而在此前,互联网造车“三剑客”蔚来、理想、小鹏,已相继在美国上市,这三家新造车势力也被业内人士认为是最有可能活下来的,与此同时,谁会成为第四家上市的新造车势力,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而从目前已获悉的消息来看,第四家上市新势力将在威马和合众汽车间诞生,巧的是,这两家都将上市目标定在了科创板。

“从容量上来看,科创板是能够容纳下这些造车新势力的。而在科创板高估值的背景下,抢滩科创板的造车新势力可以用更少的股权稀释融到更多资金,目前形势比较有利。”近日,辰韬资本执行总经理贺雄松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

为何选择科创板?张勇向《财经》记者坦陈:“成立之初,我们对资本运营没有太多的经验,只想把车做好,把企业做好,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搭建VIE架构。第二个,现在国外上市和国内上市有那么大差异吗?主要还是业绩要好,在国内上市的估值和市值也可以很高,这是价值投资。”

同为科创板,但是否为新能源第一股对造车新势力来说意义深远。“作为科创板的新能源第一股,上交所会有更大力度的支持,估值也会更高一些。”一位汽车行业投资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与蔚来、小鹏、理想相比,威马、合众的上市之路已经慢了一步,但是如果能够抢滩“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将会为后续的发展带来新的局面。

从进度上来看,威马汽车似乎领先一些。9月22日,威马汽车宣布已经完成总额100亿元人民币D轮融资,本轮融资由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多家政府产业基金跟投。D轮融资完成之后,威马将抢滩“科创板新能源第一股”。

张勇认为:“第一股是个很好的概念,但没有必要去追,上市更大的意义在于对投资人设有退出的机制,合众汽车会按照自己的节奏上市。”据张勇透露,本轮融资还需要一些时间,完成融资后还要做公司的股份制改造,争取在明年一季度前完成。

本文来源于华夏新能源,不代表华夏新能源汽车网-中国电动汽车最新资讯平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hxnev.com/cheqi/2020/1017/338.html
广告位

为您推荐